华为一口价换电池活动再次延期官方原装99129元

此前,华为一口价换电池活动时间截止日期为12月5日。今日,华为官方再次延长活动时间,即日起至2020年3月5日,指定机型保外更换电池只需99/129元。

中新网福建连江12月12日电 (陈国明)12日上午8时余,伴随着佛号和鲜花,斯里兰卡高僧、科伦坡圣菩提王寺住持希瓦里大长老的骨灰,安放在福建省连江宝林禅寺的藏骨塔中。

今年6月5日,72岁高龄的希瓦里大长老因病在斯里兰卡圆寂。因希瓦里大长老生前多次访问中国,且他的废腿在中国获得新生,因此他希望自己圆寂后一半骨灰洒进斯里兰卡大海,一半骨灰能留在中国土地,安放在宝林禅寺,见证斯中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

5日下午,高玉宝弥留之际,高燕飞轻轻地在父亲耳边再次唱起:“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

安放仪式上,悟演法师说,这座藏骨塔不仅是中斯两国友谊的见证,也是中斯两国佛教文化的传承。他祈愿宝林禅寺和圣菩提王寺携手共进,中斯两国佛教文化交流不断发展。(完)

悟演法师在希瓦里长老灵骨进塔后致辞。(陈国明 摄)

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道德模范,这些荣誉光环下仍然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他的家30年没有变样,桌椅板凳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样式,却把自己的很多收入捐献出来,今年已是重病缠身,仍捐款超过15万元。

从一个大字不识,到写出自传体小说《高玉宝》,其中《半夜鸡叫》《我要读书》等章节家喻户晓,高玉宝实现了从文盲到“战士作家”的转变,成为全国、全民族扫盲运动的标志性人物。

希瓦里大长老也曾多次应邀来到中国,到宝林禅寺参加各种佛事活动。4年前,希瓦里大长老因左腿形成血栓肿痛无法行走。悟演法师获悉后立即把希瓦里大长老接到福州,安排希瓦里大长老住进福州市第一医院。经过医院精心治疗和护理,希瓦里大长老原已绝望的废腿终于康复,并由悟演法师护送回国。

“不忘初心永葆共产党员本色,牢记使命尽显人民战士风范。”悼念大厅里高悬的挽联,凝练了高玉宝的传奇人生。

1948年入党后,高玉宝编了一首歌谣:“党是妈妈我是娃,叫我干啥就干啥,不折不扣不讲价,永远听我妈妈话。”他随队参加了塔山阻击战等辽沈战役中的多次战斗,荣立大功六次,小功两次。

那个从文盲成为作家、最爱歌曲《我是一个兵》的战士,走了。

悟演法师曾多次率宝林禅寺四众弟子赴斯里兰卡进行中斯佛教文化交流,也曾获得斯里兰卡佛教僧团公认的“圣妙法音”荣誉称号。经过近20年的交往,希瓦里大长老确认并对外宣布悟演法师是圣菩提王寺的传承人。

爱穿军装的高玉宝,平时爱唱《我是一个兵》,今年给塔山阻击战纪念馆捐款时他写道:“忘不了那6天6夜的阵地搏杀和血雨腥风,更忘不了那些在阵地上宁死不退、战斗到生命最后一息的战友们……等到我生命终结之后,我也请求回到塔山,回到我们的‘初心’之地,与塔山阻击战牺牲的英烈战友们相伴到永远!”

在熟悉的旋律中,高玉宝走了,留下不尽的追忆。

高玉宝家门口小商店的店主杨忠杰说,高玉宝是这个院里的名人,长年穿着一身俭朴的旧军装,人很和蔼,没想到走得这么突然。

“没有文化干不好革命。”为了革命事业的需要,高玉宝利用一切条件学文化:以石头为纸钉子为笔,写字识字;拦下骑马首长,学字问字……

希瓦里大长老圆寂后,作为圣菩提王寺传承人的悟演法师,根据老师的意愿,在斯里兰卡主持了将老师骨灰撒入大海的仪式。同时,他将部分骨灰携带回宝林禅寺,在当天以隆重仪式将骨灰安放进由宝林禅寺四众弟子为希瓦里大长老建起的藏骨塔中。

7日的大连殡仪馆,数百人,送别高玉宝。

希瓦里大长老是斯里兰卡受人尊敬的高僧大德,也是福建省连江宝林禅寺住持悟演法师在斯里兰卡期间学习巴利文的老师。他们在中斯佛教文化交流中结下了深情厚谊,宝林禅寺与圣菩提王寺也交流频繁。

“第一次作报告的时候,孩子们叫他高玉宝哥哥,后来变成了高玉宝叔叔,再后来变成了高玉宝爷爷,最后变成了高玉宝老爷爷,只要有人找他去作报告,他都愿意去。”他的儿子高燕飞说。

辽宁警察学院干部赵宏光带来了红色的“大学生德育导师”聘书,聘书是要颁给今年9月到学校参加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高玉宝。从1952年第一次作革命传统报告,高玉宝的脚步没有停过,60多年里5000多场报告,直接听众数百万人次。

高玉宝1927年4月出生,1947年11月参军,革命队伍的红色特质让他萌生了入党的愿望。画只毛毛虫代表“从”、画只眼睛代表“眼”……当年不识字的高玉宝用各种图形代替文字画了八个字的入党申请书:“我从心眼里要入党。”

悟演法师亲自将希瓦里长老灵骨送进藏骨塔。(陈国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