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整治废铅蓄电池污染提出到明年回收率超40%

山西整治废铅蓄电池污染

提出到明年回收率超40%

麦麦提·麦麦提敏说:“政府还为清真寺修建了浴室、水冲式厕所,配备了空调、饮水机、鞋套机等便民设施,我们信教群众也越来越有幸福感。”

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有效管用

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表示,过去一个时期,新疆极端思想渗透蔓延、暴恐活动多发频发,严重伤害各族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人们每天生活在紧张、恐惧之中。现在,新疆通过依法打击暴恐活动,重视源头治理,已连续3年没发生暴恐事件,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显增强。

一句承诺,映照一位共产党人的一辈子

种出五斤重的“神奇土豆”,种出药企抢着买的“有机三七”,培养科技致富带头人……把“冬闲田”变“致富田”,老百姓的评价,就是朱有勇脱贫战线上的口碑。

新疆百姓安居乐业 稳定红利不断释放

把论文写在大地,把农民装在心里。朱有勇说:“看到科研成果在千万户农民家里开花结果,比拿多高的奖金、发表多重要的文章都更高兴。”

此后10多年,他边研究控病机理,边进行了近千次试验,最终确证了作物多样性时空优化配置是有效控制病害的新途径。2000年,他的研究成果在国际权威期刊《自然》上作为封面文章发表,引起全球关注。

穿上迷彩服,脱贫攻坚最前线就是他的战场

“据我所知,我们村里的学员都实行寄宿制管理,可以回家,有事请假,可以随时和家人、朋友通信通话。”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巩留县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巩留县吉尔格朗乡奥夏干德清真寺伊玛目艾斯比顿·赛买提说,“学员们经过培训后,就像换了一个人,讲礼貌、爱劳动、讲卫生、知法守法,不光摆脱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束缚,还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正是教培中心及时把学员从违法犯罪的道路上拉了回来。”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事务纯属我国内政,决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干预。”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院长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

恢复高考第一年,朱有勇考上云南农业大学。读大学期间,他成绩优异,名列班级第一。毕业前夕,朱有勇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党组织派人与他谈话,他表示:“我愿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终生,毕业后绝对服从组织分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今年以来,我接待了40多批国外来宾,他们纷纷对设立教培中心这一做法给予高度评价,对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点赞,认为新疆不仅很美丽,而且很安全。”

倡导种冬季土豆,农民刚开始不积极,他跟村组干部搞起了示范种植;考察三七基地的路上,车子陷进了泥坑,他第一个下去推车,任凭泥巴溅了一身;寻找水源时,他拄着拐杖穿行在雨后湿滑的山坡,一路上跌了三跤……

1982年,朱有勇参加研究生面试。后来成为他导师的段永嘉问道:“追溯世界农业历史,依靠化学农药控制病虫害不足百年,在几千年传统农业生产中,人们靠什么控制病虫害?”

“新疆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最大限度地挽救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有轻微犯罪行为或违法行为人员,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侵害。”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

“让农民过好一点,就是我的初心,是童年最早理想。”朱有勇说。

“新疆问题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乌鲁木齐市白大寺伊玛目阿布都西克尔·热合木都拉说。

那个年代,农作物单一品种大面积种植容易发生病虫害,致使农药用量大幅增加,对生态环境、食品安全和粮食生产构成潜在危险,水稻稻瘟病即为典型。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提出了很多办法,但收效甚微。

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2015年贫困发生率仍然高达41%。这一年,中国工程院结对帮扶澜沧县。谁来牵头挑起重担呢?时年60岁的朱有勇主动请缨:“我年轻,我来干!”

作始也简,将毕也钜。朱有勇研发的“遗传多样性控制水稻病害”技术在全国推广6000多万亩,并获得联合国粮农组织科研一等奖和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物种多样性控制作物病虫害”技术在国内外应用3亿多亩,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两项技术都创造了显著效益,为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朱有勇,一位“顶天立地”的农业科学家,一位脱贫攻坚主战场的奋斗者,一位不忘初心、践行使命的共产党人。

本报太原12月1日电 (记者乔栋)山西省日前出台相关试点方案,提出建立废铅蓄电池集中收集和转运制度,力争到2020年废铅蓄电池规范回收率达到40%以上。

阿克苏地区温宿县共青团镇托万克佳木村清真寺伊玛目艾合买提·吾斯曼表示,新疆依法设立教培中心,对学员进行免费教育培训,是遏制暴力恐怖案(事)件多发频发、铲除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土壤的迫切需要,也是有效提升学员文化知识和法律水平、掌握劳动技能、促进就业增收的迫切需要,更是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迫切需要。

三十多年前的一道考题,冥冥之中决定了朱有勇为农业科学奋斗的一生。

一句承诺,映照了一名共产党人初心不改的一生。

一道考题,促使他攀登农业科学高峰

“培训中心属于学校性质,那里配备了专业教师,开展法律知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职业技能等方面的教学,使学员自觉消除极端主义思想。”喀什地区莎车县莎车镇丝绸社区阿勒屯清真寺哈提甫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说,“我实地去过很多教培中心,不管是接受培训的学员,还是他们的家人,对参加培训都非常支持。”

他出身农家,对土地和农民有深情厚谊,怀抱“让农民过好一点”的朴素愿望,被人称为“农民院士”,而他自己说“我就是一个会种庄稼的农民”。

他带领团队扎根边疆村寨,用科学知识帮助农民发展致富产业,用“神奇土豆”“有机三七”、院士指导班等带动一个个村寨摆脱贫困;

他潜心钻研农业生物多样性控制作物病虫害的重大课题,成果在《自然》杂志发表,应用于农业实践以亿亩计;

阿布都西克尔·热合木都拉表示,前几年,自己亲身见证了身边的几名群众因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有的把进清真寺参加正常宗教活动的信教群众视为“异教徒”,有的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有的宣扬“圣战殉教进天堂”、参与暴恐活动,有的不与亲人来往、不孝敬老人、不抚养孩子等等。“如果继续任由宗教极端思想肆无忌惮地搞下去,新疆还会有明天吗?新疆的各族群众还有幸福生活吗?”

1955年,朱有勇出生在个旧市一个农村家庭。

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专职副会长克然木·阿不力孜表示,新疆是中国的新疆,维吾尔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任何离间我国民族关系、遏制我国发展的图谋都注定难逃失败命运。我们新疆各族人民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意志坚如磐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不可阻挡。

驻村扶贫,迷彩服就是朱有勇的“作战服”。他要求参加院士指导班的学员都要穿上迷彩服,因为这样可以一扫长期贫困滋生的萎靡气息,激发起奋斗的姿态来。

新华社记者伍晓阳、岳冉冉、陈聪

留学澳洲,他本来有机会留在悉尼,“一天的工资可能相当于国内一个月”,但他毅然回到祖国,立志“科研报国”。

很多学员结业后,通过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本领,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麦麦提·居玛说,自己认识的毕业学员艾克热木·吐尔逊,通过教培学习,现在法治观念明显提高,“以前连买卖合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现在办什么事都讲法律、按程序。现在他通过开玉器店,每个月收入6000元以上。”

据了解,山西省选择省内铅蓄电池生产企业、在山西省注册有分公司并具有一定市场占有率的省外铅蓄电池生产企业,以及持有省内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且经营类别包含废铅蓄电池的企业作为试点单位,探索建立“收集网点——集中转运点——利用处置企业”的收集转运处理模式,每个集中转运点设立不少于3个收集网点。

他经历过艰难困苦的年代,对贫穷和饥饿的记忆刻骨铭心。“农民种地很辛苦,但再怎么拼命干活,种的粮食仍吃不饱。”他甚至做梦,一个玉米秆上结出五六个棒子,一株植物上面结西红柿、下面长土豆,这样大家就能吃饱了。

201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把云南农业大学奖励的200万元悉数捐出,在学校成立“有勇奖学基金会”;2015年获得“云南省科学技术奖杰出贡献奖”,他又将200万元奖金捐赠给了基金会……

1986年,朱有勇在云南省石屏县田间考察,偶然发现“当地农民用杂交稻和糯稻间种,稻田很少发生稻瘟病”。难道稻瘟病发病率跟水稻品种的多样性有关?循着这个思路,他开始了利用生物多样性防治病虫害的研究。

“我们这里由过去的土坯房变成了安居房,由泥巴路变成了柏油路,从坐毛驴车变成了坐电瓶车、小汽车,从喝涝坝水变成了喝自来水。”和田地区墨玉县其乃巴格街道阔纳协海尔清真寺伊玛目麦麦提·麦麦提敏说,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南疆人,自己切身感受到了近年来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

说干就干,朱有勇把院士专家工作站建在了澜沧县竹塘乡云山村蒿枝坝组,带领团队一竿子插到底,在这个寨子扎下根,一待就是五年。

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说,美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以各种方式否定新疆为反恐、去极端化付出的巨大努力,这是新疆各族人民决不会答应的。

在废铅蓄电池转运管理上,山西从转移管理、运输管理、提升区域转运效率方面进行了规定,并将建立废铅蓄电池收集处理专用信息平台,对废铅蓄电池收集、贮存、转移、利用处置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和核查管理。

“新疆遭受暴恐活动侵害的时候,美国漠不关心;现在社会稳定了,他们却炮制所谓的‘涉疆法案’。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制造民族隔阂,破坏民族团结进而将新疆分裂出去。”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喀什分院学员艾比布拉·亚生说,“我们坚决反对美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对新疆指手画脚,我们绝不允许任何国家、任何势力、任何人通过任何方式来破坏我们今天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朱有勇没有躺在功劳簿上,他选择投身新战场——